中国新时代巅峰创意服务众包平台

请登录免费注册发布任务

孙悟空威客网

关于我们

首页>知识共享>我做产品设计的四年,讲讲自己的经历

我做产品设计的四年,讲讲自己的经历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很遗憾的说,我已经远离了产品设计,恐怕不止是远离而,而是永别了,当别人介绍我的职位的时候绝对不会再加上产品设计师这几个字了,可能有人想问“你后悔了?”答案依旧是“没有”。

      其实产品设计师一个很有趣的职业,当然我说的是真正的产品设计师,可惜我与它的初识就是那么的不尽人意。美院的黑暗体制让我阴错阳差的进入了这个系,让我与产品设计朝夕相处了大学四年,一千四百六十天。

     我恨产品设计么?不止一次的恨,恨到在也不想见到它多一秒,可是现在却还是习惯性的去翻看ID公社上的文章,每次去大悦城都要在无印良品中停留好久。看来恨一样东西跟爱一样东西记得一样久。回想我悲惨的大学四年,我所做的产品让我自己满意的几乎没有,让我喜欢的课题数量简直就是零,我不得不遗憾的承认我们的课题与真正的产品设计相差甚远,当然我们学校的目的也比较明确,是为了让我们找到好工作,而不是培养大师。

      想必每一样艺术可以让人为所欲为的时候都是美丽的,一旦与工作和金钱沾上了关系就变得异常恶心了。至少产品设计是这样的。我痛恨了产品设计四年的原因有两点:一、产品设计中参杂了太多的结构设计。二、产品设计总是牵扯到批量生产,这样就要降低成本。

      先来说第一点,很惭愧的说本人高中以后就基本没再碰过理科的东西(这都是鲁美附中害的)而该死的美院教学体制非要搞出点理科课程参与其中,以此来显示我们很专业。说句老实话,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什么叫专业?当然是针对某一类学科进行深入学习了,难道每样东西都只知道皮毛,而不求甚解这叫专业?本末倒置!最重要的是真正的产品设计是到底对这些所谓的结构需要了解多少呢?这至今是个谜~其成为谜的原因是这样的,要根据你以后所在的单位来决定,如果是小公司呢,你最好连结构都设计好了,能节省人员开支就节省,如果你有幸在大公司呢并不代表你不用设计结构,只能说你可以少设计点结构了,不是大公司不想让你设计,主要是因为他们怕你设计坏了你赔不起,而什么时候你不用再为这该死的结构而头痛了呢?不是没有机会的,机会就是你成为著名产品设计师了,这时候你可以随便画张草图然后扔给下面的人,趾高气扬的说:“找结构设计是按照我的产品外形去做个结构,明天我要看3D效果图、后天出手板。”这样的机会的概率是多少呢?五万分之一吧,或者更小,所以这样看来学校是对的,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能培养出来的著名产品设计师的概率微乎其微,于是选择了放弃,他们更清楚地知道真正的产品设计师都是自学成才的,学校是教不了他们的,学校只能因为他们而提升以下自己的名气而已。

     有时我不禁在想,结构设计师都干吗去了?难道又是我们国家失败的教育体制导致结构设计师总是一成不变的设计着那些已经使用多年的古老结构?然后再把这个丑陋的结构推给产品设计师,要我们绞尽脑汁的把那些丑陋的地方藏起来。把他们藏起来难么?其实并不难,但是做产品真正的乐趣呢?恐怕再这个绞尽脑汁的过程中荡然无存了。让产品设计师去设计结构就相当于让唱歌跑掉的人去开演唱会,他可以唱完整场,只是台下没有观众,真心诚意地喝彩而已。

      再来说第二点,批量生产降低成本的事情,其实这个事情本身并没有错,如果一样产品可以让20%以上的民众购买,那么这个产品无疑是一个优秀的产品。其原因在于价格低廉且实用性大。那些天天叫我们降低成本的厂商的目的是为了造福民众么?答案很明显不是。他们的目的无非是中饱私囊,而让他们达到这个目的的人却是我们,让我们以次充好来降低成本从而给他们带来巨额利益,在这整个过程中,我们得到的可能仅仅是几千块钱的微薄月薪和那一顿10元标准的餐补。既然如此降低成本的意义何在?仅仅变成了后工业时代一个极具讽刺意义的名词而已。

      想想那些设计了可笑的山寨机的“产品设计师”,姑且算所他们是产品设计师吧,毕竟人家的名片上还这样写着的呢,他们难道是没有审美的么?非也,他们为了活下去什么都肯做了,我想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做过山寨机的,那些被行内人嘲笑却在民工群体中流行的畸形产品,其原因还是在于价格。一个足以让民工朋友们欢天喜地的价格胜过十个优秀的产品设计师。可悲的市场造就了可悲的我们啊。

     人类只有在解决了温饱的基础上才需要设计,可惜现在的人类有一小部分温饱了而剩下的一大部分还没有温饱。于是这一小部分人开始需要设计了,相应的设计师就出现了。而一大部分人看见了为一小部分人所用的产品得到了设计之后也觉得他们需要设计,无奈的是他们连温饱都没解决好呢,哪里有多余的钱来购买设计呢,偏偏在这个时候大学扩招了,学设计的人变多了,小部分人需要的设计是有限的,于是找不着工作的设计师们无奈就只好投向于大众市场了。更巧的是有钱人又偏偏喜欢赚穷人的钱,并且执意认为自己比设计师更加了解“贫困”用户的需求,于是市场千奇百怪的设计就不难解释了。当人们看到这些令人惊奇的设计的时候总是在说这个设计师疯了么?有没有审美啊,做的真恶心。下次希望别这样说他们了,他们其实也觉得很恶心,恶心到不敢承认这个是自己的设计。

     中国的产品设计以我浅薄的见识来看,基本上没有什么原创可言,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原创品牌,目前为止至少我还没有发现。情趣产品设计倒是这几年很有点起色,当然我见过最大的还是北京的“疯果”了,对于其产品性价比实在不高这点暂且不谈,能维持原创就应该得到嘉奖,并且在首都如此黑暗的房价的压制下能开这么多家分店实属不易了,看在店租的份上我就不追究它的产品的价格了。我对他们的原创表示支持的方式就是定期到他们的店里去买点东西,我能对产品设计做的也只有这点了。

      产品设计在中国的前景的确不是很明朗,于是我当年抛弃了它落荒而逃了,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看到的这点星星之火是否可以燎原。其实我很怕它熄灭,因为如果它熄灭了又不知何时才能有人有勇气在燃起了。如果有一天我有钱了,我一定会为产品设计做一点事情,不为别的,仅仅是为了缅怀我白白逝去的大学时光。

  1. 下一篇: 设计师的经验之谈 我的11条设计经验总结
  2. 上一篇: ss文字居左日期居右排列可以实行最简单的网页代码
客服帮助